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 来源:商道
  • 关键字:林兰,广告公司,余风
  • 发布时间:2014-11-22 09:33

  (一)

  有媒体曾这样评价林兰:美女、女强人、35岁、身家过亿、不张扬,典型的隐形富豪,目前的身份是某著名广告公司老板。网络上流传的唯一一张林董事长的照片,还不是正面的全身照,是一张侧面的照片,是余风照的。据说,当年媒体采访林兰时,需要配一张照片,当摄影师架好相机的时候,那个善于交谈、谈吐幽默风趣的林兰瞬间变成了局促不安的人,摄影师谆谆诱导了好久,林兰始终无法进入状态。好在余风解围,把这张照片给了摄影师。照片中的林兰在一个悠闲的黄昏,独自一人在自家的花园里,那时的她长裙古典、长发飘逸,一眼望上去,宛如水般温柔宁静,极像曹雪芹笔下大观园里温柔恬静的女人。

  余风这样评价照片中的林兰:再平凡的女人,如果有一头乌黑的长发,也会变得美丽动人起来,更何况是林兰。

  余风是林兰的丈夫,公司的经理,林兰的下属,这样的关系,多少让余风有点尴尬。夫妻俩辛辛苦苦经营这家广告公司,在金融危机席卷全国的时候,其他同行的业务量均在下滑,有的甚至还走向了倒闭的现状。只有林兰和余风顶住了这场风波的袭击,支撑了下来。不仅如此,业务量还往上提升了还几个百分点,这不能不说是个奇迹。

  有人曾把婚姻分为四种:可意的、可过的、可忍的、不可忍的。

  林兰与余风的感情在10年前算是可意的,十年后的今天,算是可过的。当年林兰创办这家广告公司的时候,余风是她招聘进来的员工,两颗年轻的心,两颗同时拥有创业激情的人碰撞在一起,就如同干柴遇上烈火,越烧越旺,以至于成就了今天的身价上亿的广告公司。外人看起来余风的生活光鲜亮丽,有个漂亮多金的老婆不说,还是广告公司的总经理。可没人知道余风内心的痛苦,男人毕竟是男人,男人也有男人的自尊,男人也有男人的幸福标准,一个聪慧可人的妻子,一个活泼生动的小孩,一份足以自傲的事业,平平安安地生活下去,老下去。

  但林兰余风结婚10年,孩子的影子都没有看到。他们不急,但老家的老母亲可急了。余风家三代单传,老母亲渴望抱一个孙子的愿望日益强烈。天天一个电话催促,让余风不得不重视这个问题。每每与林兰谈到此事的时候,林兰都是以“工作忙,不急”搪塞过去。

  (二)

  又是一个周末,余风要出门办事。林兰约了几个女友来家里打麻将。余风劝导:“好不容易你可以休息一下,又何必请人来家里闹呢?”林兰揶揄到:“在这个竞争激烈、物欲横流的时代,一切讲究的是金钱效益,生意人有生意人交友的一套,你别看生意场上个个都是在追捧你一样,其实都是虚情假意的,这些人越是捧场就越发显得诡异,表面上看来是吹嘘和抬举你,实际上则是暗示你,给你施加压力。我把客户请到家里来坐坐,也好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再说,你自己不也没休息吗?还不是照样在休息的时间出去谈工作?”

  这句话说得余风无地自容,林兰不知道,余风并不是去谈工作,而是见情人丽娜。丽娜在一家房地产公司做文员,余风去谈该房地产一个新盘的广告代理时,丽娜接待的余风。温文尔雅、落落大方又带点羞涩的丽娜成了余风心中的一个梦,余风鬼使神差般的将丽娜当作是自己的红颜知己,有缘千里来相会,爱情就是有默契,丽娜顺理成章地成了余风的情人。

  余风知道如果自己偷情被林兰知道了会是怎样的后果,然而余风最真实的想法就是想在妻子之外找个女人简简单单的爱。不是余风不爱林兰,相反爱极了林兰,但林兰太强势了,她的生活看起来每天都是热闹非凡,但又是寂寞的,余风爱林兰的心就变得异常压抑。丽娜不同,她是简简单单的一个人,爱起来没有压力,柔柔弱弱的需要男人保护。如果说林兰是一朵娇艳欲滴的红玫瑰,丽娜就是优雅恬静的空中幽兰。

  余风正准备出门的时候,相约来家里打麻将的几个女人到了。余风亲自摆好了麻将桌,跟她们一一寒暄道别,一切安顿妥当后,余风才大步流星的直奔门口。还没有上车离开,几句话漂进了耳中。

  “还是兰兰幸福呀,有这么一个好老公。”说话的是新天房地产的副总裁叶琳琳,他们公司一处新开盘的房产广告正准备对外招标,这大概就是林兰请她来家里的原因吧!三个女人一台戏,女人们谈生意最易成功的地方,无非就是打打麻将、做做美容,交谈之中,生意便做成了。她们混得都很熟,讲话也就非常随便,“不过,还是要提防,女人嘛,前半生通奸,后半生捉奸。”

  “你可别扫兴呀!”接过话头的是美容院的老板徐子淇,至今单身,“兰兰有什么好担心的,人长得这么漂亮,又这么有钱,他余风还能出轨不成,就算出轨了,男人嘛,洗脚水,洗了就泼,还捉什么奸呀!好在余风这小子看上去还挺老实的。”

  林兰只是笑笑,没有言语。余风很想知道林兰能说什么,但在这种场合,他估计林兰也说不出什么好话来。林兰世事洞明、人情练达,怎会在一帮怨妇面前显摆自己的幸福。幸福?余风心里不免愧疚起来,林兰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出轨的事,如果知道了,她还会觉得自己是幸福的女人吗?说不定和这些女人一样,都是一群可怜的女人,就算自己有多金的身份,显赫的身价,难免要承受老公出轨的痛苦,还不得不在众人面前假装很幸福,一旦痛苦堆积起来到了极点的时候,她们的伪幸福也就到了极点。

  其实林兰听到徐子淇讲余风是“定海神针———稳当”的时候,内心的痛苦无法言语。她不是不知道余风已经出轨,也不是不知道余风是去见那个情人,只是林兰自己选择不愿意相信。有的时候,她自己也在反省自己,已为人妻,做到了人妻的责任没有?既然没有,就该为此付出点代价,这个代价就是要接受老公出轨的事实。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她相信余风是爱自己的,只是余风的压力太大了,他想找个慰藉。她相信余风不是忘恩负义的人,当年两人辛苦打拼的年代所堆积起来的深厚情感是任何外力所不能摧毁的。林兰相信,余风会有一天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林兰愿意等下去。

  (三)

  有人说过,婚姻中的女人是痴种。如果让叶琳琳和徐子淇之辈的人知道了这事后,一定不会认为林兰是痴子,而是疯子。在她们的眼里,男人有跟无没什么两样,林兰如此包容出轨的余风不是疯子是什么?但林兰明白,她们内心也是希望能有一个男人真心来爱自己。

  其实余风此番前去见丽娜是要与丽娜做个了结。余风是个有家室的人,他不能对不起林兰,纵然林兰热衷于事业始终没有给余家添个一男半女的,除此之外,余风找不到林兰到底有哪不好?余风相信,婚姻关系是一个人在社会上的第一层关系,这个关系搞不好,哪里有时间和心思去处理其他的关系?林兰虽说是公司的董事长,是余风的顶头上司。在公司做事雷厉风行,看似不给人留一点情面,但这是一个董事长该有的风范。然而一回到家,林兰还是余风的妻子,不管一天的工作多苦多累,林兰都会亲自下厨做余风最爱吃的饭菜。所谓的压力与尴尬,无非是余风一厢情愿的自尊在作祟而以。男人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既然是偷情,就该付出点代价。余风给丽娜留下了一处房产、一张银行卡,说了一句“对不起”后离开了。

  回到家,麻将局已经散去。林兰一脸阳光迎上来:“今天拿下了新天一个新盘的广告代理……”

  看着陶醉在成功的喜悦中的林兰,余风上前拥住她:“这是我们经理们该干的活,董事长只把握方向就行了。今后,我再也不要你这么累。”

  林兰幸福的偎依在余风的怀里,告诉余风自己已经怀孕的事。余风朝思暮想都想要个孩子,但一听到这个消息,余风反而担心,林兰属于高龄孕妇,这个时候怀孕,危险指数无疑增加了许多,爱林兰的心让余风有点乐极生悲。

  三个月过去了,余风偷情的事在日子的消磨中渐渐淡忘。这天,陪林兰产检完在商场里买东西的时候,余风碰见了丽娜。林兰借故离开,余风与丽娜匆忙点一下头,微笑一下算是互相给对方打了招呼后就各自离开。再次见到丽娜的余风在林兰的面前显得局促起来。林兰放下手中的物品,故作轻松:“余风,你安顿好了她没有?毕竟是你对不起她。”

  冷不丁被林兰这么一问,余风的心一跳,难道就刚才那么小心翼翼地举动,林兰就看出了两人以前不正常的关系?林兰平静地说:“我知道你们之间的事情,在一起快半年了。我之所以什么也不说,是因为我知道,你总有一天会回头的。”林兰之所以被人称之为女强人,能够在众人之中脱颖而出,就是因为她比常人更能克制、更能忍耐。当痛苦来临的时候,当面对丈夫出轨不忠的时候,她不会哭天抹泪,也不会喋喋不休,她习惯自己去解决。正因为如此,林兰走过一个个难关。倘若林兰从一开始知道余风出轨的事就大吵大闹,说不定今天站在商场里和余风挑选婴儿用品的女主角就是丽娜了。

  余风惭愧地对林兰说道:“老婆,对不起。”

  林兰微微一笑,不再言语,挽着余风消失在商场的茫茫人海中。

  编辑/周侠

  《商道》杂志QQ⑧群号:287761989

……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
阅读完整内容请先登录:
帐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