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之诗 (十五首)

  • 来源:江南诗
  • 关键字:
  • 发布时间:2018-03-26 15:47

秋 夜

是呵,这便是我一直想要的孤独——

玉米砍倒后,一棵树,站在空阔的田野里。

它的内心充满了力量。它无声地工作着,

像一个喷泉,汲取着蟋蟀的鸣叫,

并将它们喷洒到那高而黑的天幕上。

夜 鸟

隔着石楠和海桐,

草坪灯诵念昏黄的咒语。

连通天地的道路

已被雨水反复清洗,

神并未降临。

一只夜鸟,拥有飞行的

细枝,和鸣叫的花朵,

在被分岔的小路摇醒的

园子里,它是真正的通灵者。

它发现了什么?

叫声在虚空里戛然而止。

或许俯视是痛苦的——

城市:一块不断升级的电路板。

人类在那里隐身,离开自己。

仿佛一面镜子站在

中间地带,警告它:

你看到的是另一个世界,

可以无限靠近,

但必须保持沉默,收拢羽翼。

树长出了叶子……

树长出了叶子,只为发出自己的声音。

那有别于雀鸟和风雨的巨大的混响,此刻,

就在屋顶之上。而我并不需要一扇开启的

天窗。——另一种声音,在深处接近我。

战 争

梦里的我是我的军队。慢慢来,这也是生活。

外面,神走来走去。不再接受祈祷。

他寻找一把梯子。他是唯一可以逃离庸常的人。

沿着山路……

沿着山路,他们边走边谈,

声音穿过灰黑的树林,比画眉鸟的鸣叫

还要清晰。

——仿佛在我蹩脚的诗歌中,

几个拥有发声系统的词,

它们摆脱了束缚,沿着自己的声线

行进,最终在边界处消失。

隐 者

为何会心生烦忧?

胸腔里传来隆隆的轰鸣。

“……生活是一封

永远无法回复的信。”

你苦笑,在身体内部的

陡崖上,一只打有耳标的山羊,

早已不在意自己是黑色

还是白色的了。

已 凉

树冠越来越稀疏了,

它已厌倦了飞行。

另一个,那朝向大地深处的根系,

也将关闭它的引擎。

仿佛曾经巡航于不同星际的

飞船,它们彼此靠拢——

树干的对接舱里,

两个族群汇聚,发出低频的嗡鸣。

读王维,翻译两句诗

山果从枝条上落下,

像词语摆脱了理性的束缚。

而我受困于已往的生活。

我的灯盏:闪耀的佛陀

盘坐在高台上,倾听着雨水,

和万千草虫的念诵。

云 雀

一支响箭垂直着向上急射——

隐约的不安来自某个徒步的旅行者。

他该有旧报纸一样的面孔,

却被暗灰色的外套裹住。

写下这些之前,黄昏纯粹得

像婴儿发出的第一个元音。

而此刻天空开始摇荡,握不住

它那颗欢悦而又危险的心。

原谅我吧,异乡人,原谅我

把你留在晦暗的文字里,

那难以企及的话语正快速

扇动着翅膀,恍若未来之星辰。

果园的秘密

整个夜晚这些树游移不定,

寻找着一个提着白色灯笼的人。

仿佛想被带走,或者交出

为数不多的果实。——它们老了,

喜欢在白天温和的阳光里

小睡片刻。那时它们更加清醒,

沿着黑暗的通道集体返回。

——像褪掉翅膀的蚁后从此

拥有了自己的国度;像一个个

尚未命名的遥远的星座。

阅 读

倾心交谈的,是两个不同时代的人。

后来,篝火熄灭了。一个人安静地离开,

紧接着是另一个。他们回到

各自的位置,仿佛雨季的闪电和雷鸣。

现在,看看那条寒冷的河吧,

像一句诗劈开了一整首诗。它拥有

凝滞的水流,和几粒借来的星光。

在黑暗的荒原上,在无限的敞开中,

惟有真理,才能让灵魂自我收拢。

沿着情绪

月亮和猫头鹰拥有各自的声线,

然而寒冷是相同的。

这里是郊区,一切都在计划中。

灰尘围绕车轮像个体的生活

与时代——

在通往报表的路上,

麦苗头顶薄霜,具有铅字的表情。

夜 读

在堆满书的阁楼里,

我和他做好了彻夜长谈的准备。

他,一个来自北欧的诗人,

沉静得像是采摘后的苹果园。

“你看见霜了吗?”他指了指

窗外, “真是纷纷扬扬啊!”

他说, “诗,也是这么来的。”

近于哀悼

从白昼的陡坡上滑下的

夜晚如此沉静,像床边的地板上

那黑色的丝质睡袍。

你的双肩有着完美的弧度,

我曾经在梨和酒瓶上无数次

回忆过它。——今晚我试着

画一首我无法写出的诗,

它像已往的岁月反向行进,

却又时时闪现在我晴冷的睡眠中。

短 信

雪停了。史蒂文斯打开他的

十三个笼子,乌鸫结队而来,

在香樟和大叶女贞的枝桠间翻飞,

比深夜里的蝙蝠更像幽灵。

我,一个裹挟在混乱交通中的

艺术家,将回到自己的国度。

那里,煤块衔着金色的燧石飞翔,

每一个人,都受助于内心的炉火。

……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
阅读完整内容请先登录:
帐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