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二学生被“校园贷”夺命

  • 来源:杂文选刊
  • 关键字:校园贷,赌球
  • 发布时间:2016-05-08 14:20

  3月9日,河南牧业经济学院大二学生郑德幸从青岛一家宾馆的八楼跳下,结束了二十一岁的生命。从2015年2月接触赌球开始,郑德幸越陷越深,直到无法自拔--

  赌球

  今年1月22日,到24日中午停止更新,郑德幸在网上用一篇长帖,讲述了自己的赌球、借贷生活,并称“希望大家引以为戒”。

  郑德幸2009年开始看河南建业队的比赛,并喜欢上了足球。2015年1月,亚洲杯比赛,郑德幸开始买足球彩票,刚开始玩得小,两元起步。3月开学的时候,他玩起了十块钱的“二串一”。连赢几天后,郑德幸加大了投注……

  慢慢地,郑德幸开始赔钱。在贴吧跟着“大神”连输五天后,郑德幸输光了生活费。郑德幸不甘心,就找朋友借了八百元。孤注一掷,把钱全部压在了美洲的两场比赛上。跟以往相比,这次下得最大。

  奇迹出现了,最后二十多分钟,两只球队竟然全部逆转,“我赢了”。那一次,他中了七千元。

  “如果这是个终点多好,可惜我没有。”郑德幸写道。他在赢钱后,买了手机,还请同学吃了顿饭。

  这两个月的彩票,总体上是赢了,他也没有外债。

  一次,郑德幸看到贴吧里一些代理说“外围”赚钱,让他过去开户,他充了五十元进去,发现滚球比国彩灵活后,他把自己的两千多元钱全部投入滚球。一周下来,他输得只剩下八百元。

  过了几天,郑德幸开始接触一个叫“重庆时时彩”的彩票,两个小时,两百元变成了两千元,此后三四天他一直赚钱。他把赢的钱拿去消费,“购物,大吃大喝”。

  后来他输光了。郑德幸想到了贷款。他在网贷平台贷了一万多元,“说实话,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搞这么多钱,虽然是贷款,心里居然一点恐慌都没有,钱在那时候看来就是数字。”

  不到半个月,一万多元又输光了。“十赌九输,自古不变。”郑德幸在帖子中忏悔说,“赢的日子从来没想过停下来,输的时候总想着翻本。”

  欠贷

  越输越多,郑德幸“疯狂地找钱想把输的一把捞回来”。

  “有人好奇我一个大学生从哪儿弄来的三十万元,我找二十多个同学朋友帮我贷款,所有能做的贷款都做过。”郑德幸写道。

  在班里,郑德幸是班长,人缘也很好。多位同学称,郑德幸借用同学个人信息,通过各种网贷平台进行贷款。

  室友李东说,他们寝室关系特别好,互相之间也很信任。李东的支付宝账号是郑德幸注册的,他用李东的名义借了八千多元。

  “被欠款”的不止是同班同学,还有郑德幸的朋友。程丽曾是郑德幸的同班同学,后来转专业去了别的院系。2015年11月,郑德幸给程丽打电话,说想让她帮着“刷单”交学费。“电话打了十几个”,程丽同意了。

  郑德幸拿着程丽的学生证、身份证,通过“趣分期”网贷平台先后借出一万三千元。

  就这样,郑德幸借用、冒用二十八名同学(其中本班二十六名)的身份证、学生证、家庭住址等信息,分别在诺诺磅客、人人分期、趣分期、爱学贷、优分期、闪银等十四家网络分期、小额贷款平台,分期购买高档手机用于变现、申请小额贷款,总金额高达五十八万九千五百元。

  到了去年10月,不少同学第一次收到催款短信,“还以为是诈骗”。他们找到郑德幸,郑德幸就给同学写一张借贷欠款证明,。

  到2015年12月中旬,越来越多的同学都收到了催款短信。

  这段时间,郑德幸基本白天出去,晚上回来,有时候一天都不吃东西,说没有钱。同学看着可怜,还偶尔给他买点馒头。

  为此,多位学生曾到派出所报案,“但警察认为,手机截图不能作为证据,没有立案”。

  绝路

  不少家长跑到学校,找郑德幸讨说法。学院老师找郑德幸了解情况才得知,他不仅从网贷平台贷款,还借了高利贷。“月息五毛。”郑德幸的一位老师说,怕他心理压力太大,让他向家里寻求帮助。

  事实上,郑德幸的家里早已无能为力。

  郑德幸家里有四亩多地,收入一年是五千元左右。郑德幸的父亲郑先桥平时做建筑小工,但是活儿不多,有一阵没一阵。因为家庭贫困,从高中开始,郑德幸每年暑假、寒假都外出打工。

  去年7、8月时,听说儿子迷恋赌球并贷了款,郑先桥很生气。他帮儿子还了两笔钱:第一次七万多,这是他的积蓄;第二次三万多,都是借的。可是到了9月,郑德幸说又欠了五万多。此时,家里已无力承担,郑先桥就带他找到了在邓州做生意的舅舅。舅舅让他继续上学,又帮他还了一部分钱。

  但三个月后,郑先桥让舅舅不要再给郑德幸汇钱。郑先桥说,他发现儿子越陷越深,“再给他钱,不是害他吗?”

  悲剧

  郑德幸也曾作过努力,试图挽回败局。

  “有手有脚的,我不会去讨饭,也不会去做犯法的事情,可能我需要五年甚至更久才能还清这些钱吧。”郑德幸在贴吧里写道。

  郑德幸在郑州市农业南路上打工,白天送外卖,晚上分拣快递,累了就在大厅里躺一会儿。他打工二十天,挣了两千多元。

  但很快,郑德幸发现,靠着打工的杯水车薪,根本无法填补日益上涨的网贷亏空。

  “纠结,迷茫,不甘心,难道我真的要卖器官吗?”今年2月12日,郑德幸在帖子中写道,“想想也是可笑,谨小慎微地活了二十年,老老实实听爸妈的话,然后在二十岁这一年肆意地放纵,沾上赌博,在朋友同学眼中优秀的我,也成了人人厌恶的魔鬼。”

  到了3月5日前后,郑德幸开始频繁地在各种贴吧中发帖,要出售自己的器官,“不应该再拖累家里,这可能是最好的选择了。”

  郑德幸走了,但他以二十八位同学之名欠下的贷款,却给家属、学校、同学留下了难题。(文中李东、程丽为化名)

  佚名

……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
阅读完整内容请先登录:
帐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