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新世界

  • 来源:新体育
  • 关键字:
  • 发布时间:2018-06-01 09:49

对李纯键和耿文强来说, 2018 年 2 月的平昌之行如同一段梦幻之旅。就在 3 年之前,他们中的任何一位都无法想象自己会踏上冬奥会的赛场。 3 年前,李纯键就读于北体大,在众多拥有体育特长的学生中,他只是普通一员,特长是跨栏。 3 年前的耿文强在内蒙古田径队练跳远,最好成绩拿过自治区冠军,离全国冠军还有不小的差距。 2015 年夏天,一场选拔改变了他们的人生轨迹,将这两位籍籍无名的田径小兵送入到一个崭新的世界。在短短两年多的时间里,两项刚刚登陆中国的冬季运动雪车和钢架雪车让他们变成了冬奥赛场上的战将。

就在李纯键、耿文强奔赴平昌之前,曾经的中国第一“飞人”张培萌转入钢架雪车。消息不胫而走,甚至比中国雪车和钢架雪车首次取得冬奥资格更加抢眼。可以预期,因为有张培萌,未来的几年,那个对许多中国人来说还很冷僻的冬季项目会聚集起前所未有的关注目光。

在国际体坛,田径运动员转练冬季项目的不少,其中尤以转向雪车后有所作为的运动员最多。 1988年,为热带岛国牙买加首次获得冬奥会参赛资格的就是一支雪车队,由曾经的短跑运动员组成。在那个盛产“飞人”的国度,几位一心想参加奥运会的小伙儿无法在跑道上实现梦想,于是转向了雪车,梦想之门由此打开,没能跑进夏奥赛场,却一路滑进了冬奥赛场。牙买加雪橇队的故事后来被拍成一部带有喜剧色彩的励志电影《冰上轻驰》。

在平昌,又有一个国家首次亮相冬奥赛场,那是非洲的尼日利亚。参赛项目是雪车和钢架雪车。和中国不同,尼日利亚参加这两项的都是女选手,和中国类似的是几位姑娘都有过田径训练的经历。

截止到 2014 索契冬奥会,全世界共有 97 名运动员实现过夏奥会和冬奥会不同项目的跨界参赛。其中,有 49 人在冬奥会上参加的是雪车项目,超过了一半。在这些人当中,有 36 人参加过夏奥会田径比赛。尤其是上世纪 80 年代后,由田径选手变身雪车战将的更是接二连三。

2012 年伦敦奥运会,代表尼日利亚参加女子100 米栏比赛的阿迪贡止步小组赛。几年后,她呼朋引伴,牵头组织了尼日利亚雪车队。在获得平昌冬奥会“门票”后,她成为尼日利亚第一位跻身夏奥和冬奥的运动员。

当年与阿迪贡一同角逐伦敦奥运女子 100 米栏的美国人洛洛 · 琼斯曾获得过两届室内田径世锦赛60 米栏金牌,她更早涉足了雪车。在伦敦奥运获得第四名之后不过半年,琼斯就挂上了雪车和钢架雪车世锦赛的混合团体赛金牌。 2014 年冬奥会,她与搭档获得女子雪车双人赛第十一名。当时,美国女子双人雪车另一对组合劳琳 · 威廉姆斯和迈耶斯收获了银牌。威廉姆斯也参加了伦敦奥运会,是 4X100 米接力冠军成员。此前,她还获得过 2005 田径世锦赛的百米桂冠以及雅典奥运会百米银牌。伦敦奥运之后,威廉姆斯从田径场退役,对未来颇有些茫然。她接受了好友洛洛 · 琼斯的建议,决定投向新的挑战。训练短短半年多,她登上了冬奥会领奖台。

张培萌的决定并非突如其来。两三年前,相关建议就让张培萌怦然心动。 2017 年全运会,张培萌完成了跑道上最后一次冲刺后,在微博里写道: “梦未完,路继续”。那句留言其实是话中有话,转入冬季项目的计划已经有了雏形。不过,他最终选择的不是已被许多人验证过的“捷径”雪车,而是钢架雪车。国际上,还没有一位参加过夏奥会田径比赛的运动员能在钢架雪车上拿到冬奥资格。不过,耿文强的故事应该是一个近距离的鲜活样板。

从跑道飞奔到雪道疾驰,同样是速度的竞逐,却是一个全新的世界。对张培萌来说,功成名就,在已过而立之年时,将自己置身于一片陌生领域从头开始,这样的选择或许只有“梦想”两字可以解释吧。

……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
阅读完整内容请先登录:
帐户: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