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与假象

  据说现在记者的日子很不好过。以前光知道记者是杂家,什么都得学,出发点也是为了拿出好作品。但现在,一个记者还得懂经济、懂人际、懂外交,最好能为单位扛起一部分广告任务。能拉广告当然也是好事,但不能从此节操是路人,让记者这个职业蒙上太多的商业色彩。

  记得一次参加某汽车厂商的年会,某家媒体的记者来了好几个人,又是唱歌又是散打,简直包揽了整场年会的大半演出内容,如此卖力的才艺表演,自然是为了拉拢关系,日后谈合作的时候江湖好相见。业内甚至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三流记者能写稿,二流记者勤跑会,一流记者拉广告”。所以现在的记者见面,再也不是攀比谁写了什么惊世骇俗的作品,谁做了什么轰动业内的选题,而是又去了某个国家,又买了某个品牌的箱子,又接近了某个高管。那些只能写稿的“三流记者”更多的时候,被排挤在了无形的圈子之外。

  什么是真相?真相不是传统媒体必死,不是凋敝的环境和纠结的梦想,而是诱惑太多,流言太喧嚣。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弗里德曼写出《媒体的真相》时,美国的传统媒体正好也在经历着网络新媒体的猛烈冲击,那是2007年,比中国早了七八年。弗里德曼这样写道:“当前新闻的不景气也赶走了那些不准备把新闻当做职业的人。如果你们是新闻事业的真正信仰者,如果这是你们一生的工作,那么就没有什么能改变你们的想法。”

  另一个在汽车圈内喧嚣着的流言,是互联网行业即将对汽车工业的颠覆。2013年以来,IT企业跨界汽车领域的动作的确太多。尤其是马云,这个长相奇特的男人最近刚以1500亿财富问鼎了中国首富,这些钱真用来干汽车肯定是绰绰有余了。除此之外,IT界也已经一厢情愿地畅想起小米干汽车会如何、腾讯干汽车会怎么样之类的画面,一副传统汽车企业必被取而代之的笃定模样。

  真正深入到汽车技术领域就会发现,IT企业对汽车领域的突破点其实目前还很小,因为攻破汽车核心组件的大门钥匙始终牢牢掌握在汽车制造企业手中,具体可以阅读《汽车公社》9月刊封面内容。更何况,以大众、丰田为代表的汽车巨头们正在酝酿以模块化平台来进行汽车制造的新一轮技术革命,这种更复杂的技术升级,披着看似简单化了的外衣,但所需要的技术储备和规模效益都是IT企业所望尘莫及的。而IT企业用他们一向擅长制造舆论烟幕的特长,制造了一个关于争夺和颠覆的假象。还有一个问题是,这些满脑子互联网思维,一向信奉天下武功唯快不破的IT精英们,能够懂得耐住寂寞的智慧吗?

  真相往往都是在喧嚣浑浊之后才会完整地浮出水面,在此之前,好好欣赏假象的演出吧!

  文/吴乐晋

关注读览天下微信, 100万篇深度好文, 等你来看……